<rp id="rx1lb"></rp>

              首頁 信托資訊正文

              政信的背后,不僅是政府信用,還有政府的責任和義務

              【小哥導讀】
              政信的背后,不僅是政府信用,還有政府的責任和義務。中信信托因【河南汝州市發展應收賬款流動化信托項目】直接起訴汝州市ZF,一審判定中信信托勝訴。汝州市ZF不服一審裁定,提起上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上訴人汝州市ZF的上訴理由不成立,對其上訴請求不予支持。這是一款政信類信托項目,表面上是政府平臺公司融資,但政府仍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




              2021年3月29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公布:汝州市人民ZF等與中信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合同糾紛民事裁定書。

              image.png





              01

              起因

              【政信信托】2017年7月中信信托·河南汝州市發展應收賬款流動化信托項目設立。期限:24個月、規模:6.6億元、按年付息、收益6.6%-7.2%。

              【底層資產】2017年6月9日,汝州市國資辦發布編號為【汝國資辦[2017]12號】《汝州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關于汝州市鑫源投資有限公司向汝州市產業集聚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劃撥資產的決定》,將汝州鑫源代建“汝州市二里店社區安置房建設項目”而形成并持有的對汝州市ZF 9.35億元應收賬款債權及與該債權相關的一切附屬權利,無償劃撥至汝州發展,相關權益由汝州發展行使或享有。

              【相關協議】2017年7月27日,汝州發展作為轉讓人、中信信托作為受讓人、汝州市管委會(經汝州市ZF授權)作為債務人簽訂《債權分割及轉讓協議》(編號為P2016R25ARZFZ001T-TR01)。

              【起訴理由】中信信托已依約履行相關義務,但汝州市ZF及保證人未按《債權分割及轉讓協議》及相關合同約定,按期足額還款。


              02

              一審

              中信信托向一審法院起訴訟:

              1、請求判令汝州市ZF向中信信托公司支付部分應收賬款、部分違約金合計151624318.14元;
              2、請求判令汝州市ZF自2020年5月30日起至實際清償之日止,每日按照人民幣124944652.87元的萬分之五向中信信托公司支付違約金,并承擔律師費、訴訟保全擔保費;
              3、請求判令汝州發展公司、汝州鑫源公司對上述第1項、第2項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并按日萬分之五向中信信托公司支付違約金;
              4、請求判令汝州市ZF、汝州發展公司、汝州鑫源公司承擔案件受理費、保全費等全部訴訟費用。

              03

              上訴

              汝州市ZF不服一審裁定,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1、汝州市ZF對約定的管轄法院并不知情,該約定對汝州市ZF沒有效力。依據中信信托公司與汝州發展公司、汝州管委會簽訂的《債權分割及轉讓協議》,約定任何一方均可向中信信托公司住所地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但是汝州市ZF并不是該協議的一方,沒有在協議上簽字蓋章,也沒有授權協議任何一方對爭議管轄法院予以約定。汝州市ZF對約定的管轄法院不予認可,該約定對汝州市ZF沒有效力。

              2、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因合同糾紛提起的訴訟,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痹谥行判磐泄咎崞鸬脑V訟中,汝州市ZF、汝州鑫源公司、汝州發展公司住所地都在河南省汝州市,因此本案應由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轄。

              請求:撤銷一審裁定,將本案移送至有管轄權的法院審理。事實和理由:中信信托提起訴訟的依據是《債權分割及轉讓協議》《保證合同》,其中約定的管轄法院是合同各方協商一致并認可的意思表示,而汝州市ZF并不是合同的任何一方,沒有在協議上簽字蓋章,也沒有授權協議任何一方對約定的管轄法院予以同意。汝州市ZF對約定的管轄法院不予認可,該約定對汝州市ZF沒有效力。


              04

              答辯

              中信信托針對汝州市ZF的上訴意見答辯稱:

              第一,中信信托公司所提起的訴訟基于《債權分割及轉讓協議》及《保證合同》,本案屬于合同糾紛?!秱鶛喾指罴稗D讓協議》約定管轄為中信信托公司住所地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中信信托公司住所地在北京市朝陽區。兩份《保證合同》約定管轄均為債權人所在地(北京市朝陽區)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也是中信信托公司住所地。

              因此,中信信托公司可以向北京市朝陽區內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訴訟。

              第二,汝州市ZF所稱對《債權分割及轉讓協議》不知情、未授權與事實不符。汝州市ZF已出具授權書,授權本案第三人汝州管委會代市ZF簽署《債權分割及轉讓協議》。根據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條的規定,上述轉讓協議直接約束汝州市ZF。

              重點是第三點,中信信托稱汝州市ZF在出具授權書的情況下又宣稱不知情,提出管轄權異議又提起上訴,有悖誠信且明顯拖延了訴訟進程,浪費司法資源。


              05

              裁定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裁定:

              中信信托公司依據《債權分割及轉讓協議》及《保證合同》提起本案訴訟,要求義務人承擔相應責任,上述協議、合同中均約定產生爭議由中信信托公司住所地即北京市朝陽區有管轄權的法院管轄,該約定不違反法律規定,合法有效,當事人應予遵守。根據民事訴訟法有關級別管轄的規定,結合本案訴訟標的,該案應由一審法院管轄。

              關于汝州市ZF是否為協議簽約主體的問題,其實質系責任承擔問題,應由實體審理予以確定,不影響本案管轄權的確定。

              綜上所述,上訴人汝州市ZF的上訴理由不成立,對其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審法院裁定駁回管轄權異議正確,本院予以維持。


              06

              要點

              本案應該也是直接起訴ZF的首例,案件的審理過程,還是有不少重點的:

              【1】汝州市ZF雖然不是合同任何一方,但作為義務人,必須承擔相應責任。

              【2】汝州市ZF并未就承擔相應責任而提出上訴,僅就管轄權提出上訴。

              【3】汝州市ZF作為信托計劃的實際債務人,負有償還與賠償責任。

              【4】項目融資方及擔保方等各方,均有償還和擔保的責任。

              【5】政府只要知情,就當堅守誠信。

              綜上所述,政信的背后,不僅是政府信用,還有政府的責任和義務。

              聯系到政信定融,政府部門出具的紅頭文件、確權的應收賬款、股東決議等文件,作為另一種增信措施,不僅是增加了產品的可信度,還是對政府實實在在的約束。
              比如【四川威遠興城公司債權資產收益權】項目,底層為威遠縣住建局確權的應收賬款。
              【2021昌邑經開債權收益權】項目,股東決議為昌邑市財政局蓋章。

              評論

              愛信托_專業銷售信托定融產品且具有高返點的網站

              http://www.study913.cn/

              |

              Powered By 愛信托

              返點熱線:136-1169-7714

              也可微信掃描左側二維碼咨詢

              復制成功

              微信號: 13611697714
              添加微信好友, 獲取更多信息

              我知道了
              添加微信

              微信號: 13611697714
              添加微信好友, 獲取更多信息

              一鍵復制加過了
              13611697714
              微信號:13611697714添加微信
              13611697714